TCL集团重组导致李东生对过渡面板逻辑的详细解释|李东生新浪财经

发布日期:2019-07-11

    TCL集团重组引用了李东生对转换面板逻辑的详细解释的争议。近年来,TCL集团的战略重组引起了前所未有的争议。12月7日晚,TCL集团宣布,将以47.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向TCL控股出售智能终端及相关业务,包括知名电视、手机、白电等产品。交易完成后,TCL集团上市公司将重点关注半导体显示器和材料。有一段时间,很多人对TCL集团的角色转变感到困惑。在消费者固有的印象中,“TCL”是一个深受欢迎的C端品牌,家电标签是TCL集团A股估值的主要坐标。同时,终端业务的销售也引起了许多市场的怀疑,包括估价、资本运营、面板报价等。以TCL华兴光电子为代表的B终端面板业务并不知名。事实上,华兴光电子始终是TCL集团的利润支柱,也是TCL产业链中的核心部门。12月14日,李东生向21世纪经济记者解释其背后的逻辑:“华兴发展需要一个上市公司融资平台。虽然重组后短期内不需要股权融资,但由于重组已收到近50亿现金,因此需要股权融资来解决华兴中长期存在的问题。由于T3、T4和T6项目(板材生产线)都具有地方政府股权,我们承诺在一定时间内收回股权。退出方式有两种,一种是以固定增量筹资,另一种是以固定增量筹资,发行股票购买资产,以及以股权购买。因此,在未来两三年,我们将履行我们的承诺,让政府的投资以合理的方式撤出。TCL的B方和C方分别是47.6亿元人民币。他们到底买了什么?买方TCL控股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。此次收购包括八家公司:TCL实业(100%股权)、家电集团(100%股权)、合肥家电(100%股权)、TCL工业园区(100%股权)、易慧(75%股权)、汉英(100%股权)、葛庄(36%股权)和酷友(56.5%股权)。TCL拥有272家子公司,包括TCL电子、TCL手机通信和Kone电子ODM。TCL电子和通用电子是香港上市公司。到2016年底,TCL通信公司已经私有化。然而,由于终端业务占TCL集团总收入的一半,仅47.6亿元的交易价格引起了人们的讨论。根据公告,47.6亿元的重组价格由两部分组成,一部分是资产估值39.6亿元,另一部分是未来8亿元的资本增加,交易对价还包括150亿元的负债息和50多万元的剥离。公司现有员工100人,项目100个,评估机构是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。此次重组不仅剥离了C端业务,还剥离了数万名员工,以及150亿个有息负债,其中包括70多亿个银行负债。TCL集团预计此次重组将带来16.5亿的利润。李东生对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表示:“市场关注估值问题,这很正常,但存在偏差。人们只关注48亿元人民币,却没有关注债务和员工变动带来的好处。重组后,TCL的债务比率下降了4个百分点,这意味着其再融资能力有所提高。调动52000名员工表明我们有信心我们即将搬出的业务将继续经营。在人才优化过程中,人事结构调整的成本必然由我们每个人承担。合理的公平是由双方的非相关股东决定的。那时候,我们没有权利在股东大会上投票。根据财务报告数据,2013年至2015年,公司重组业务处于盈利状态,分别为3.1亿元人民币、6.5亿元人民币和3.1亿元人民币。2016年业绩开始下滑,亏损4.4亿元,2017年亏损15亿元。李东生解释说,TCL在2017年遭受了严重亏损,今年上半年仍遭受亏损,因此去年的终端产品业务对利润产生了很大影响。但是,从2013年到2017年,半导体显示和材料B终端业务呈上升趋势,利润从23亿元上升到49亿元。另一个业界关注的焦点是TCL由买方持有的背景。目前最大的股东是李大智慧股东,主要由李东生和TCL管理层成员组成,占30%的股份;第二大股东是苏宁易购,占25%的股份;第三大股东是盘茂(上海)投资中心,占16.67%的股份;我们最大的股东是惠州国有企业,持有15%。对于这笔交易和估价,李东生进一步表示:“估价已经由权威机构评估,并且交易是相互接受的。对于TCL集团,两个交易主体,我和团队都是相关方。从股份比例来看,我们可以持有更多的TCL股份,但就股票价值而言,我们持有更多的TCL集团股份。所以我们没有动力让任何一方更有利。评估是公平的评估。总体而言,TCL集团将专注于半导体显示器的终端销售业务。这一部分产业链由华兴光电子主导。有华县光电、广东聚华光电、华瑞光电等,在模块、技术等方面提供支持。事实上,面板和终端面板与终端客户非常不同。他们独立发展。事实上,从长远来看,它们有利于资源配置和业务发展。另一方面,由于面板产业投资规模巨大,技术和资金密集,还需要更好的融资平台来支持后续发展。例如,北京东方是一家纯面板公司。其次,TCL集团将属于与北京东方相同的行业。此后,TCL集团可以完全重视面板行业,而这次重组,上市公司仍然保留着产业融资和风险投资业务,可以为其提供资源支持。一些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TCL集团的重组势在必行。现在还不算太早,只是有点晚。制造企业的转型是困难的,但必须改变。对于跨国制造企业的低接受度和子公司的独立经营存在不同的看法。TCL集团目前不会改名为华星光电,李东生告诉记者:“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计划。基于两个考虑,一个是如果名称更改,涉及的工作量将非常大,并且与所有合作伙伴签署的合同将再次更改。第二个原因是,我们的核心业务是半导体显示器和材料,未来可能会扩大。例如,未来的技术成熟可能发展华兴系统以外的新材料业务部门。此外,我们还在寻找与半导体显示器相关的高端器件领域的机会。三星已经收购或投资了一些设备制造商。三星能够保持AMOLED的领先地位,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。目前,华兴光电已建成LCD面板、AMOLED柔性屏幕等六条生产线,总投资近2000亿元。与三星显示器、友达和北京东方相比,它们的收入更少,但净利润率更高。2017年,华兴光电子总收入305.74亿元,北京东方938亿元,三星206.8亿元。就净利润率而言,华星光电为16.2%,高于三星的15.7%。小组挑战。目前,所有的面板工厂都面临着产能过剩的问题。李东生说:“从今年下半年到明朝明年,供过于求更加明显,因为在过去几年中,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,国内的生产能力相对较大。供需比约为15%,行业相对健康,15%-20%略有供过于求,20%以上情况较为严重。我们预计今年和明年将超过20%。2020年是否会超过20%还不确定,但2021年肯定会低于20%。与此同时,面板的应用也在不断扩大,除了电视和移动电话外,商业显示、零售、汽车等场景也迅速增长。12月17日,一位资深面板行业官员告诉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:“这次重组在中长期内是有希望的。从竞争的角度看,TCL既有面板产业也有终端产业。从整体上看,TCL具有产业链、品牌、渠道、终端的一体化。华兴的盈利能力好于北京东方。因为这个码头,它有自己的出口。工厂可以装满货物。它不需要完全满足客户的需求。这是一个优势。当然,板块股价的波动会比较大,在当前的市场形势下,2019年将迎来新的优胜劣汰的生存,也是考验盈利能力的一个大事件,比如华盈等业绩不佳的企业慢慢撤出是一个大概率事件。北京东方和华兴将更具竞争力。将来,生产能力将会提高,每个人都会在困难中成长。对2019年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,相信市场监管。中国已经投资了1000多亿元在面板工业。投资于面板行业势在必行,未来还会有投资。责任编辑:李峰